全国法院都在破解“执行难” 南充中院却在制造“执行乱”

2018-06-08 20:35

 

 
 
        原标题:全国法院都在破解“执行难” 南充中院却在制造“执行乱”

 ——“亿元拍卖已成交,为何迟迟不结案”的调查分析

\

 

 在中国目前的司法生态环境中,当事人(特别是民营企业家)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愿(更不敢)将堂堂皇皇的审判机关的“家丑”向媒体“曝光”的。

 然而,走投无路的四川阆中民营企业家王仕华一脸无奈何地向笔者陈述:鉴于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南充中院)在执行程序中一而再、再而三地有法不依、滥用职权、故意刁难甚至采取对重大事项“不听证”、对执行异议“不受理”的方式实行司法报复,致其所有的民营企业濒临破产,并由此引发企业开发已完成95%工程量的楼盘成为烂尾楼,将给近千家购房户和广大建设民工等带来极大灾难,成为阆中最大的烂尾楼,不得不借助媒体公开曝光,并着手向监察委实名举报!

 这对于一名在商海打拼了几十年的民营企业家来讲,实在是鱼死网破、破釜沉舟的无奈之举。

 事件由来

 王仕华所说的执行案件是由一起普通的民间借贷引发的。

 2014年上半年,益民置业公司分两次共计借给阆中汇海置业有限公司1800万元,约定借款期限为三个月。待还款期满之后,汇海置业公司未能逾期偿还债务。

 2015年2月2日,益民置业公司对汇海置业公司位于阆中市七里新区梓潼路118号80.2亩宗地使用权(简称“118号宗地”)向南充中院申请诉前查封后,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汇海置业公司偿还债务并支付约定的借款利率。经过一年多的诉讼,最终,经南充中院和四川高院判决胜诉。

 据此,债权人王仕华和益民置业公司向南充中院申请对汇海置业强制执行。

 “两年来,我亲身经历并见证了南充中院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两到三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战略部署中,是如何背道而驰、制造‘执行乱’的!”王仕华说。

 “执行乱”之一:以“维稳”为名,对已经公告的网上拍卖裁定“暂缓拍卖”

 根据债权人王仕华和益民置业公司的申请,南充中院于2017年6月12日下达执行裁定,对汇海置业公司118号宗地评估以后作价8700万元进行公开拍卖。

 同年9月7日,南充市顺庆公安分局给南充中院去函称,南充市顺庆区汇添福投资理财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添福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正处于审查起诉阶段,而四川南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茜房产公司”)2013年10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向汇添福公司借款9300余万元,已支付3000余万元,仍有6218万余元没有偿还。南充市顺庆公安分局的函件郑重其事特别强调:这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涉及集资人员达504人”!

 南充中院据此于2017年10月9日对118号宗地下达“暂缓拍卖”的裁定。

 王仕华认为,顺庆公安分局的函件以“504人”为要挟,实际是在以“维稳”的名义阻扰人民法院的正常执行,遂向南充中院提起了异议申请。

 按照“审执分离”制度,对执行异议的案件应当由人民法院的审判监督部门审理。通俗的说法就是“裁判换人”,对于当事人反映执行行为中的问题让虽是同一法院但属于另一审判组织,即审判监督法官进行审查,避免“先入为主”,让王仕华感受到“拨乱反正”的曙光!

 果然,南充中院审判监督部门审查认为:王仕华债权已经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其在诉前进行了保全,其保全顺序在先,案涉地块权属没有争议,属汇海置业公司所有,而汇海置业公司并不涉嫌犯罪,与涉嫌犯罪的汇添福公司无任何法律上的牵连关系,集资人员的债权尚未有法律文书的确认,且保全在后,不能阻止执行。故于2017年12月5日作出裁定,依法撤销了之前由执行部门作出的“暂缓拍卖”裁定。

 “执行乱”之二:“暂缓拍卖”裁定被撤销后采取不理不睬、迟延送达、加价拍卖“三步曲”,人为导致“流拍”

 执行部门的“暂缓拍卖”裁定被同一法院的审判监督部门撤销后,自然脸上无光,心存怨气,却又奈何不得,唯有将这个怨气发在当事人身上!

 吸取上次书面裁定“暂缓拍卖”的教训,执行部门采取了“只做不说”的“三步曲”:

 一是接到审判监督部门撤销“暂缓拍卖”裁定后,既不及时送达也不立即恢复拍卖,一拖就是三个月!

 二是当这种故意的“不作为”引发益民置业公司数百名职工集体上访、确实出现“稳定”问题之后,才不得已将“暂缓拍卖”裁定送达给益民置业公司,告知将尽快“恢复拍卖”;

 三是在“恢复拍卖”前,擅自决定将拍卖价格从之前的8700万元提升到1.1亿元上网拍卖,导致今年3月13日的“流拍”。

 “执行乱”之三:先准许申请执行人参拍,待竞拍成功、补交“差额”后却将应当“抵扣”的债权缩水二千万!

 南充中院第二次(实际是第三次)对“118号宗地”在挂出的拍卖价格是1亿元,关注人群达到近3000人,但均没有人问津。

 王仕华与第一申请查封人周超华(重庆耀文建筑集团代理人)一起向南充中院执行法官咨询,可否与周超华参与竞拍?如果同意参与竞拍,可否免交保证金?竞拍成交后可否直接抵扣债权?

 在得到执行法官明确而肯定的答复后,二人以王仕华的名义于今年4月8日报名参拍,11日竞拍成交,以一亿元的价格“拍”得“118号宗地”。

 4月26日,执行法官书面告知王仕华和周超华:在汇海置业土地使用权拍卖成交价中可以抵扣二人的债权为60497966.6元(王仕华的35878079.6元+周超华的24619887元),通知王仕华再补交“差价”后即可裁定将拍卖物交付给王仕华。

 当日,王仕华与周超华将“补缴”的4000万元拍卖成交的“差价”如数划入南充中院指定的银行账户。

 然而,5月7日,南充中院向王仕华发出《通知书》,告知王仕华在拍卖成交款中只能抵扣债权15380113元,必须再交清“下余拍卖价款2000万元”。原因是南充中院决定王仕华应当抵扣的35878079.6元减为15380113元,故要求王仕华还必须再交清“下余拍卖价款2000万元”。甚至警告“如逾期未能交付,本院将依法裁定重新拍卖,由此所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由你自行负担。”

 “执行乱”之四:对申请执行人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提出的执行异议至今“不受理”!

 王仕华认为顿时有“上当受骗”的感觉!认为南充中院的上述《通知书》的内容,,不仅违背客观事实,适用法律错误,而且执行程序不公,涉嫌滥用职权。立即于次日(5月8日)和5月14日分别向南充中院依法提交《异议书》、《执行异议(补充)申请书》。

 然而,迄今为止,南充中院对债权人王仕华的执行异议,一反常态,完全不像接到顺庆公安以“维稳”为名要求中止执行函件时雷厉风行的做法那样,不仅拒不立案,也不给债权人以任何说法,企图一手遮天、瞒天过海,不了了之!

 笔者向法律专业人士了解得知,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有权向执行法院提出书面异议,执行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销或者改正;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

 同时,法律专业人士告诉笔者,为避免执行法院和执行法官有法不依,最高人民法院不仅在《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进一步明确“对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应当在三日内立案,并在立案后三日内通知异议人和相关当事人”,还特别发布《关于在执行工作中规范执行行为切实保护各方当事人财产权益的通知》,进一步重申“要严格落实执行异议制度。切实推进立案登记制在执行领域的贯彻落实,当事人、案外人对执行财产权属等提出异议的,要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的救济权利”!

 因此,可以说,南充中院对债权人王仕华两次依法提交的《异议书》、《执行异议(补充)申请书》,既不立案也未通知当事人,严重违法!

 原因何在?路在何方?

 笔者实在不明白,全国法院都在竭尽全力为破解“执行难”而不惜一切代价浴血奋战,怎么南充中院却在既有生效裁判、又有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参拍成交并补交拍卖“差价”的情况下,不仅不尽快执行结案却还在人为地制造“执行乱”呢?

 其实,用王仕华的话讲,之所以出现以上种种执行乱象,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个别人企图利用司法权,将作为申请执行人的民营企业家王仕华视为“唐僧肉”,以“维稳”为名,将其本应依法优先抵扣的债权硬生生地“掳”走2000万元,以便去让“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涉及集资人员504人“瓜分”!

 更何况汇添福公司非法吸纳“民间不特定人群”,公众资金其定义的“不特定人群”不实!王仕华从知情人员处了解到,其吸纳的资金主要是南充各司法部门的相关人员和相关行政部门相关公职人员的资金,而这些公职人员主要以其亲人的名义将资金投放进去的,投入者均是为了获取“高利息回报”,汇添福公司出现风险后,一些有背景的相关公职人员运用当地司法人员关系优势,制造了“维稳”借口,并严重超标的到处查封卢勇相关企业所有资产。

 “正是因为上述复杂且过硬的关系链,南充中院相关领导与顺庆公安分局等相关掌握权威司法人员为了保障本些利害关系人的利益,他们联合以‘维稳’为借口向南充中院杨敏院长以及南充市委、市府等相关领导汇报,此些行为已经多次严重侵害了我的权益,如不急速纠正将导致真正的特大“不稳定”出现,胜诉权得不到合法保障本身就是不稳定,我这个牵涉到广大购房户及广大建筑民工工资与材料款等的‘特大不稳定’就是南充中级人民法院故意拖延‘确权裁定’直接造成的,原本经营正常的企业被活活搞垮!”王仕华说。

 经咨询法律专业人士得知,即使南充汇添福投资理财公司吸纳“民间公众不特定人群”资金,涉嫌非法集资的刑事犯罪,但按照2017年11月2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中第二十二条规定:公安机关“不得以刑事案件为由”要求人民法院中止正在审理与正在执行的民事经济案件。顺庆公安机关与南充中院拿2014年、2010年、2014年非法集资案件相关法律来对抗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2017年11月24日联合颁发并于2018年1月1日实施的法律,这叫依法执法吗?

 另从重庆耀文集团提供的资料和相关判决书中均可确认,王仕华、杨勇、王建华借给汇海的资金全部用于了BT还房项目,四川南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汇添福理财公司的借款完全没有用于汇海置业公司承揽的BT还房项目。可见,以顺庆公安局和南充中院同意暂缓拍卖和参与优先分配的所谓“维稳”理由毫不沾边!

 更何况,违法的是南充汇添福公司涉嫌非法集资,卢勇的南茜房地产公司不涉嫌违法,而且拍卖的是卢勇的汇海置业公司的(2014)118号土地,独立法人企业独立承担法律责任,南充中院难道不知道吗?本身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牛头不对马嘴”查封就属违法、况且还是第6顺位查封人,法律明确规定按查封顺序受偿的规定,南充中院相关经办人员与相关领导难道不知道吗?

 国家法律明文规定“司法公正、司法独立、行政不得干涉司法”,南充中院相关领导与南充其它司法部门相关人员以“维稳”为借口,蒙蔽不明真相的南充相关领导干涉司法,这经得起出现重大事故后的最终检验吗?

 王仕华说,他有充足的理由认为,在如此清晰的事实证据面前,在如此明确的法律规定面前,南充中院的个别执行法官、个别领导竟然在先前的“暂缓拍卖”被依法纠正的情况下,仍一意孤行,变本加厉以一纸《通知书》强行“缩减”应当抵扣债权人债权中的2000万元!这是典型的“报复性”司法!

 最后,王仕华向笔者透露,由于南充中院在执行、拍卖程序中屡次违法,已经给益民置业公司造成严重损失甚至面临破产,他除了请求媒体曝光和呼吁之外,已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执行监督,并正在着手对本案中涉及到的权钱交易、徇私枉法等违法犯罪向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实名举报! (笑法)

     来源:http://www.fzyshcn.com/minshengzixun/2018-06-08/49139.html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2018 四川新闻网 http://www.sc-028.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lobtom@163.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