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母女 大雨中逝去

2018-06-14 16:53

原标题:佛山母女大雨中逝去

6月8日中午12点56分,佛山市气象台发布禅城区雷雨大风黄色预警信号,特意在微博上附上了防御指引,第三条是:切断霓虹灯招牌及危险的室外电源。

6点55分,一声惨叫从街道上传过来。在公交站广告牌的最左侧,倒在水面上的,是一对本该坐上归家大巴的母女。43岁的梁云,9岁的陈霜怡。

6月13日早上8点,佛山暴雨如注。陈武龙带着妻子和女儿的骨灰,坐上了回玉林老家的车。

青山不远处,就是她日夜思念的家。

文|罗婷

编辑|赵涵漠

台风

6月8日是台风天,对于9岁的陈霜怡来说,却是个开心的日子。

首先是她在佛山的学校停课了,她不用早上6点起床,再坐两趟公交去学校上课。更让她高兴的是,妈妈梁云改变了主意,同意这天晚上带她坐大巴车回广西玉林老家。妈妈陪她和哥哥在佛山上学,与爸爸分居两地。现在她终于就要见到思念的爸爸和奶奶,还可以在老家玩上整整两天。

整个白天,窗外都是倾盆大雨。受第四号台风「艾云尼」影响,佛山五区齐挂台风蓝色预警信号和暴雨红色预警信号。这天的降雨量,破了佛山1957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纪录。

下午6点,临近下班,烦躁的情绪逐渐在佛山城里蔓延。这座城市大塞车,上千辆汽车在积水的大街上动弹不得。车外是泼下来的大雨、行道树上被打落的紫薇花、成串劈下来的青芒果,车里是满脸愁苦的上班族。

6点18分,陈霜怡已经吃完了晚饭,用舅舅的手机给爸爸陈武龙发了一条微信:「爸今天晚上我和妈妈回去你惊不惊喜!」陈武龙回复了她一个大笑的表情。

很快,陈霜怡就和梁云出了门。她们要去长途汽车站。梁云已经在网上订了当晚7点50分开往玉林的大巴。梁云习惯坐这趟车,票价130元,晚上出发,5个小时后到达,陈武龙会去接她们。

按照惯例,梁云应该会打车去车站。但是这天雨实在太大,打不到车,母女俩只好从体育路10号的住处出发,穿过巷子,走7分钟左右,到达最近的建行公交站。网上流传的视频可以看到,她俩都穿着短袖、短裤、凉鞋,没有带大件行李。这时已经入了夜,街边的路灯、公交站的广告牌都亮了起来。

一些细节现在看来像是隐喻。

这一天的早上9点,一位姓杨的先生在佛山问政平台上问佛山市水务局:「年年水浸,(你们)有没有实事求是的想解决办法?」得到的回复是:我们将结合您所提的意见,提升应对超强降雨的能力,全力保障市民的出行方便和生命财产安全。

8日中午12点56分,佛山市气象台发布禅城区雷雨大风黄色预警信号,特意在微博上附上了防御指引,第三条是:切断霓虹灯招牌及危险的室外电源。

6点54分,在紧邻建行公交站的花园购物广场二楼,邓皓宇正在自家店里和朋友吃饭。雨下得太大,积水先没过了街边人行道的台阶,又没过了商场的第一层台阶,他们不敢回家,只能草草吃点。席间他们还谈起在邻市肇庆,大雨中有人触电身亡的事情。

一分钟后,一声惨叫从街道上传过来,邓皓宇听着一激灵,形容那种声音是:「如果你没有听过,你是想象不到的。」他以为是公交车压了人,冲出去发现并不是。

两个人已经倒在了水里,就在公交站广告牌的最左侧。通讯记录显示,6点55分,邓皓宇报了警,通话48秒。

倒在水面上的,就是那对本该坐上归家大巴的母女。43岁的梁云,9岁的陈霜怡。

电流

她们倒下的地方,是佛山市区的繁荣地带,很快人们围了上来。

7点整,警察到了;7点零8分,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到了;7点11分,佛山市中医院的救护车也到了。但这对母女还保持着在水中的姿势。那时距离事件发生的6点55分,已经过去了16分钟——因为不知道她们身边那滩积水是不是带电,没人敢贸然上前。

其实,也有人曾试图上前。据目击者说,一位路过的年轻男子曾想走过去拉起她们,但走到距离她们一米多时,感受到电流,只能返回。

在场的急诊护士罗健告诉《人物》,他听到周围的人都在喊断电源,「但问题在于,你要怎么断?这个电源在哪里?我们找不到断电源的那个开关。」

迟疑了两分钟,医护们知道不能再等了,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2018 四川新闻网 http://www.sc-028.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lobtom@163.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